櫻二 永遠 01

櫻井翔X二宮和也 (對此CP敏銳堅持者勿入)

 

「唔」睜開眼就感受到頭痛欲裂的痛楚席捲而來,抬頭看看四周發現自己不是在自家臥房床上而是在客廳的矮桌上,往桌上一看就看到散亂在矮桌上以喝完的酒,用著宿醉嚴重的腦袋想著要請假還是要逞強去上班時,電話就不識相的響起,抓起手機一看發現竟然是公司的電話無奈的碎唸著「看來是不能請假了阿」然後打開話蓋接起,不出幾秒鐘就結束了通話。

 

用著搖搖晃晃的身體撐起桌腳站起,扶著頭痛的腦袋轉進浴室簡單梳洗後,那渾沌的腦袋終於稍為清醒了一點

 

簡單整理了東西,抓起矮桌上的鑰匙走出門認真的確認鎖上以後,轉身坐進轎車裡發動,往上班地點出發。沒想到,才出發沒多久就看到一個身材嬌小且有點駝背的人揮著手要他停下來。雖然可以不用理會,但不知道會什麼身體卻很自動的將車靠邊停好。

 

只見那人理所當然的打開車門坐了進來,完全不理會他錯愕的表情。或許是疑惑自己怎麼沒有舉動,那人轉過頭然後看著他錯愕的表情發出了有點高的笑聲,雖然是第一次聽到這笑聲但櫻井卻非常喜歡,勾起嘴角,對著那人說:「你就不怕攔到壞人的車嗎?」聽到他這句問話,那人笑的更燦爛了,他邊努力的止住笑聲邊說:「我說你阿怎麼可以一臉正經的說出這種好笑的話阿?你的臉根本就不可能把我載去哪邊阿!」說完又止不住的大笑了起來。

 

不可置否的在心理認同這句話,但他聽到的下一句話卻讓他感到錯愕不已。「欸,你可以讓我住你家一陣子嗎?」「咦….?」這句話衝擊性實在太大了,讓櫻井像來理智的腦袋瞬間當機,只發出了疑惑聲回應。「不願意的話我不會勉強你的。」只聽見這句話,讓一個陌生人住進自己家是多麼危險的事情櫻井當然是知道的,但他卻打從心底想讓這個陌生人與他同住,於是開口說道「住我家是沒問題只是可以告訴我原因嗎?」「原因阿讓我想想。」話一講完,空間中陷入沉默,直到那人再度開口,「我阿沒有地方可以回去了。」櫻井聽到這句話,感覺隱藏著什麼樣不能開口的確切因素,但他沒有繼續開口詢問,只是安靜的發動車輛,然後說到:「我先載你回家吧?我家離這裡不遠,時間也不趕。」沒有任何回應,當櫻井在轉頭時,副駕駛座上的人已將視線放置車窗外的景色中,那側臉感覺非常孤獨……

 

一路上,沒有再繼續任何的對話。有的也只是詢問對方的名子而已。回到家,轉開門讓身後的人先進入以後自己才緩緩關上門。看看時間,才想著好像已經來不及了就感受到口袋裡的震動,趕緊接起電話「喂?阿,是、抱歉,臨時有了點事情,我是不能到了請幫我找代課,真的是非常抱歉。」掛掉電話,看著前方人的背影,他想起他說他叫做二宮和也,輕輕呼喚他的名子卻沒有任何的回應。才想著要不要走過去拍拍肩膀叫喚時,就看見那人轉過來的眼框裡佈滿了淚水這讓櫻井不知所措了起來,邊講著:「怎麼突然哭了……?」想要走上前抱住他也不是,想說什麼安慰的話卻也想不出來,櫻井就這樣定定的看著二宮明明眼框裡的淚水已經多到眨一下眼就會流出,卻逞強的不想讓他流出眼框,二宮哽咽的對著櫻井說到:「你,明明時間很趕但是卻還是先讓我來到你家,到底為什麼你可以這樣相信我?」說完,淚水終究奪出眼框,一滴兩滴的往下掉,看著這樣場景的櫻井,身體自動的走上前抱住二宮的嬌小的身軀說到:「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或許對一個剛認識得人說這個很怪,但是,從我看到你側臉滿是逞強的那一刻起,我就很想很想保護你,所以,請不要逞強,至少在我面前。」聽到這回答的二宮,在櫻井身後瞪大了雙眼。其實連櫻井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話,或許已經在看見側臉滿是逞強的二宮時,就愛上了他,所以現在才會說出這樣的話吧!

 

這樣的擁抱這樣的話語,促使二宮的眼淚不停的往下掉,想止也止不住。櫻井就這樣定定的抱住二宮,直到二宮哭累了在懷抱中睡著才緩緩的將他移開懷抱中,仔細的端詳著他的臉,很幼小是第一個直覺反應。用手抹去二宮臉上的淚痕櫻井輕柔的將二宮抱起,好輕!是第二個反應。這人一定沒有準時吃飯,櫻井在心裡這樣想著,然後一切動作輕柔緩慢的打開房門,將二宮放置在床上蓋好棉被,然後拿起備用棉被往客廳走去。

 

關上房門前,憐惜的看了床上的二宮一眼才關上房門。

 

將棉被放置在沙發上,櫻井看了眼時鐘才想起自己明天早上是有課的,本來是想說如果今天去上明天就可以找代課讓自己休息,但是無奈今天突然遇到了二宮這個人,一切都被打亂了。看著關上的房門,櫻井的眼神透露著擔心。瞄了眼時間也不早了,設定好鬧鐘關掉燈,在漆黑之下爬上沙發調整好位置閉上眼陷入沉睡。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りん 的頭像
りん

素晴らしき世界

り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