りん講講話。

★我是りん也是凜,歡迎到來請多指教。

★文章放置處,有空給點回應是好是壞都沒關係。
★連載文章:相二 喪失→現正停滯狀態,妄請見諒

★【公告】初訪者請記得閱讀「素晴らしき世界 By りんくん」文章

★【預告】下一篇文章 = 未知 (櫻二 光 正篇考慮中)

★經常出沒PluckˋCP‧嵐の粉色領域

★文章上鎖=內含H部分,密碼皆為主CP生日共八碼;需密碼請用各種方法找我(眨眼)

櫻二 最後的話語

櫻井翔X二宮和也 (對此CP敏銳堅持者勿入;同時悲文慎入)

 

睜開雙眼有點迷糊的看著天花板發呆,過了好久才慢慢意識到自己在醫院,又昏倒了,這是這個月第幾次了?櫻井已經記不清楚了。想爬起身下床,卻連一點力氣都無法施上,讓櫻井有點懊惱的墜落回床上。也終於…要到極限了吧?吃力的將頭轉向旁邊,印入眼簾的是自己最摯愛的人緊閉雙眼的臉龐,明明是在休息但那眉毛卻緊皺著,好想好想撫平那緊皺的眉毛但卻什麼也最不到。眼角滑落淚水乾涸的喉嚨發出細微的聲音:「不想…我不想離開你阿…和…」

 

「翔?」即使聲音非常細微但還是引起了原本閉上雙眼休息的二宮,睜開眼就看見櫻井臉上滑落的淚水,驚訝的靠近躺在病床上的櫻井用手輕柔的抹掉淚水,但這動作卻讓櫻井的的淚掉的更兇,看著越掉越兇的眼淚二宮俯身擁抱那瘦弱的身軀,耳邊傳來戀人有點沙啞的聲音:「和…我不想走,我不想離開你…和…」多麼感傷的話語,一句一句的札實且強烈的刺痛著二宮的心,很痛很悲卻無法比擬自家戀人的那種難過那種痛苦,所以牽起微笑說著欺騙自己的謊言:「不會的,翔,你不會離開我的…不會的…翔…」沒有回應,櫻井只是一直的哭泣著直到累了睡去了二宮才將櫻井輕柔的放回床上。看著那佈滿淚痕的臉他想起剛剛所說的話只不過是自己單方面的期望,根本、根本不可能實現的…因為,櫻井的病已經無藥可醫了—自己只可以在這裡看著他受苦看著他慢慢走向死亡,無能為力的感覺滲透了自己的內心。

 

沉默的幫櫻井蓋好棉被,二宮想著要回家幫櫻井準備些東西但才一轉身就撞見了松本開門,「翔睡了。」冷淡的說著,他打從心底討厭這個人,因為櫻井不知道瞞著他委託了什麼是給這傢伙。「呃…沒關係,我可以等他醒來。」「隨你便,但你如果吵醒他你就完蛋了!」語畢,二宮迅速的閃過還在站門口的松本雖然惱怒但還是輕柔的關上門,只怕吵醒了櫻井。

 

見二宮出去以後,松本放輕腳步的走進櫻井身邊。看著這個人這個二宮深愛的人現在正虛弱的躺在病床上,代表著自己可以毫無顧忌的追求二宮,但為什麼…為什麼心裡感覺不到一點的開心?

 

「潤…」陷入沉思的松本完全沒有意識到櫻井早已清醒,直到櫻井呼喚自己的名才從思考中回神。「嗯?你,現在會不會不舒服?」拉張椅子坐下,雖然說今天是櫻井自己先跟自己約好的日子,原本想著這幾天狀況不錯的櫻井應該會在家裡但卻沒想到在出門前接到了二宮的電話,說櫻井昏倒了人在醫院。雖然不知道他找自己什麼事,但還是關心著櫻井的體力,即便這個人是自己的情敵。「你果然很溫柔,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冷淡。」看著天花板露出微笑的說著,「看來你精神不錯嘛。」站起身將櫻井的床調高好讓他可以看著自己對話,「是阿。」對視著櫻井的眼,緩慢的開口說道:「那要…?」發出疑問,自己只是莫名奇妙的被櫻井哀求著,根本不知道他找自己幹嘛。

 

「嗯…我想拜託你一件事情」「一件事情?」不解的皺了皺眉,櫻井有什麼事情可以拜託自己?「我想,拜託你…替我好好照顧和。在我死後。」「你說…什麼!?」瞪大雙眼的看著櫻井,松本有點無法置信,櫻井既然要委託自己這件事情,他難道不知道自己對二宮有意思嗎?看著驚訝的松本櫻井輕輕一笑:「我說我要你代替我好好照顧和在我離開之後。」依然驚愕的無法回神,只聽見床上的櫻井一個人自顧自的說道:「我就要死了。在也無法在和身邊了…我知道,你對和有意思雖然很不甘心,但如果是你我願意也放心。」有點累的吞了口口水「還有,抽屜裡的那封信請你,在我離開後交給和…我只能,拜託你了,潤。」

 

櫻井用眼神示意著抽屜要松本打開他並取出裡面的信件,在聽到這些松本只能愣愣的打開顫抖的拿出抽屜裡的信件後,他終於知道為什麼心裡沒有感受到一點開心了,因為這個深愛著二宮的人就要離開了,不是單純的離去而是死去…眼淚不爭氣的低落在地板上,掩著哭泣聲抬起頭看著櫻井,卻看見也聽見那苦澀的笑容與話語:「哭什麼阿…你。最想哭的是我吧…我要把我最愛的人讓給你欸,你會…答應我的請求吧?潤。」一句一句來自櫻井真切的請求,松本克制的讓聲音不顫抖:「我會的…我答應你。」語畢,得到了櫻井虛弱的微笑,松本移開對視在櫻井臉上的視線,沉默的轉身離開。

 

離開後沒多久,二宮就回到了病房,「和,你來了。」櫻井對著二宮微笑著說著,「嗯,我來了。」拉開椅子坐在床邊,其實從自己離開的那段時間裡,每一分每一秒都提心吊膽的害怕自己離開的時候櫻井會出了什麼事情,但在看見櫻井燦爛的微笑後,著實的放下了心。一坐下來,看著櫻井瘦弱的手心底流過了心疼。「和在想什麼?」「嗯?沒有再想什麼。我們吃飯吧!我做了你最愛吃的蕎麥麵來了!」「和作了蕎麥麵!?我要吃!我要吃!快點,和!」聽到有自己最愛吃的蕎麥麵櫻井開心的大喊「好啦,我在用了,翔等會就好了。」

 

二宮將蕎麥麵放進小碗裡,然後一口一口的餵著櫻井,直到櫻井吃下最後一口嘴角也忍不住的上揚,吃完麵櫻井的眼皮也開始沉重了起來,二宮看著打著瞌睡的櫻井輕聲說道:「翔睏了?」聽聞二宮的聲音,睜開沉重的眼皮露出微笑:「嗯…好睏。」「那就快點睡吧。」幫櫻井將床弄平然後幫蓋上棉被二宮溫柔的摸了摸覆蓋在櫻井臉上的瀏海,眼前的人已經閉上雙眼進入夢鄉,二宮就這樣摸著櫻井好幾分鐘,才再度小聲開口到:「翔,我去洗個碗喔。」然後準備轉身卻被櫻井抓住了手,「嗯?怎麼了?」有點疑惑,不是睡著了?等著櫻井回話但櫻井似乎沒有要說話,於是輕輕的移開櫻井握住自己的手,準備再度離開才又剛轉身就又感受到手被握住的感覺,轉過身皺著眉有點無奈的笑了「怎麼了?翔。」櫻井依舊是看著二宮,這讓二宮更加無奈的開口:「我沒有要走,我只是要去洗個碗。」「我知道。」「那…還有事?」櫻井抓住自己的手並沒有鬆開的意思,二宮心裡疑惑著今天櫻井怎麼沒睡著?看著櫻井抓住自己的手,又再次的讓二宮悲傷。「和…」聽見呼喚,二宮抬頭看著櫻井那臉怎那麼紅?不會是發燒了吧?緊張的伸出手要撫上櫻井的額頭,但手才伸到一半就聽見下段話語:「和…我愛你。」二宮收回要撫上額頭的手,傾身將自己的唇貼上櫻井那毫無血色的唇溫柔的吻著,沒有很深是淡淡的吻著,然後用只有櫻井聽的到的音量說道:「嗯,我也愛你,翔。」

 

說完櫻井才捨得放開二宮的手,讓二宮去洗碗。但捨不得將眼睛闔上好像,一闔上就可能在也無法看見二宮一樣,雖然想一直等到二宮回椅子上坐好在睡去,但眼皮卻無法克制的闔上,似乎也感受到心臟開始無力。閉上眼的瞬間,聽到了儀器刺耳的聲響,然後耳邊傳來二宮緊張的呼喚:「翔?!翔!醒醒!」二宮一聽到房內儀器刺耳的聲響就飛奔到櫻井身邊,但櫻井已闔上了雙眼,按下護士鈴,二宮只能在床邊呼喚著櫻井的名。

 

直到護士與醫生趕到自己被薄廉阻斷在外頭,對於這突發的一切來的太快,二宮無法反應剛才不是還好好的嗎?怎麼突然間…變成這樣…?眼淚不受控制的落下,而心裡盡是些悲傷的結果,二宮像想通了什麼聲嘶力竭的對著廉內的人喊著:「櫻井翔!你不可以走!我需要你阿…!」雙手顫抖著擁抱住自己的雙臂心中祈禱著有一絲絲的奇蹟,但卻在聽見廉內呼喚自己的聲音後,那希望奇跡的心已破碎的無法拼湊。

 

走進廉內看見只剩微弱呼吸的翔,抬起頭接受到醫生感傷的眼神,二宮靠近櫻井的嘴邊聆聽那最後的話語,那句,很甜卻沉重的話語:「和…我愛你。」慌亂的抹掉臉頰上的淚,抬起頭對上櫻井的眼,伸出手也替櫻井抹掉臉上的淚,然後哽咽卻也溫柔的在櫻井耳邊回話道:「我也…愛你,翔。」而二宮話才剛落,身旁的儀器傳出嗶—的聲響,櫻井就像滿足了一樣掛著笑容再度闔上了雙眼,但這次卻在也不會清醒了…這一晚,櫻井陷入永眠。

 

站在庭院看著天空呆愣,離櫻井離去的那天已過了好幾個月了。在喪禮上收到的信件一直放在餐桌上,那封來自櫻井的信件。

 

在那天喪禮會場自己只呆愣的站著,直到松本站到自己面前才將視線聚焦在松本身上,而松本什麼話也沒說只塞給自己一封信,愣愣的看著手中的信那熟悉的筆跡讓努力隱忍的淚水再度落下,松本只默默的將自己拉近他的懷抱任由自己的淚水沾濕了他的衣衫。

 

回過神,像鼓足了勇氣一般,二宮從庭院走回餐桌前用顫抖的雙手,打開那封信件,一開頭,淚水就再度不爭氣的沾濕了信紙。

 

和、抱歉。

我擅自的擅自的離你而去。

 

我知道我的離去會讓你感傷,但請不要為我難過。

請不要獨自一個人乘載這傷心難過的情緒。

 

如果,松本跟你告白,也請你接受松本的感情不要拒絕。

雖然很不甘心,但我知道他是真心喜愛你的。

如果是他我願意將我人生中最重要最珍貴的你交給他。

就讓他代替我完成我來不及與你共同完成的一切與夢想吧!

 

要記得好好吃飯、休息,不要只顧著打電動而忘記吃飯、休息。

要記得關注一下冰箱,不要讓他空蕩蕩的這樣你會餓肚子的。

要記得偶爾出去走走,不要只待在家裡會生病的。

要記得將我的一切收起來,不然你看到了會難過的哭紅雙眼。

我不想看到哭紅雙眼的你,這樣會讓我自責自責自己無法陪伴你到最後。

 

然後,和,我愛你。

雖然我的心臟已任性的拒絕再次跳動,但我愛你的心不會因為這樣而改變。

即使我已無法在用我的雙手將你擁進我的懷裡緊緊擁抱。

即使我已無法在你傷心害怕時,替你抹掉滑落眼角的淚水…也無法在開口溫和的對你說:「別怕、有我在,沒事的。」

 

我在也無法為你做任何一件事情了。

我的身軀已死去,但我會、我會倔強的殘留在空氣中陪伴著你。

即使無法擁抱無法安慰,但我會在有你的空氣裡守護著你。

 

所以,真的請不要為我難過。

因為我的愛會永遠存在。和,我永遠愛你。

                           翔

 

信裡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是櫻井對自己深刻的感情,即便知道自己已無法繼續待在自己身旁卻還是擔心著自己的一切,這個人,真的是一個笨蛋阿…但是,自己卻愛上這個笨蛋,而且深的無法自拔。

 

「笨蛋…我才不會為你難過…少臭美了,翔…」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りん 的頭像
りん

素晴らしき世界

り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eper
  • sho君掛了!!!!(果然是操勞過度??)→本句純屬搞笑...
    看完好心痛Q_____Q,
    溫柔如櫻井,他知道nino是刀子嘴豆腐心,
    彷彿可以看透一切的眼神,其實是因為nino心思細膩。
    冷靜如二宮,他知道sho君總是默默為他設想好一切,
    他不是心如止水,而是因為除了櫻井 翔以外的人都不是他在意的。
    松潤很好,很霸氣,很體貼,而且他也喜歡nino,
    但是,松潤不是櫻井... (總而言之就是好傷心T.T)
  • 看到你的回覆我好感動(抱住
    打這篇文的時候我也心痛Q_Q
    寫的糾心但在結尾感覺有點甜有點哀。

    りん 於 2011/03/03 00: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