潤二 勾勒記憶

松本潤X二宮和也 (對此CP者敏銳堅持者慎入)

 

「吶﹑你知道嗎?人的一生中存在很多不同的記憶,但每當新的過程要成為腦海中的記憶時,那個過程就叫做勾勒記憶。」松本潤用著很開心的口吻和眼神看著身旁嬌小又貓背的男子說著。

 

「你說完了吧?我先走了。」但換來的只有一句冷淡外加不耐煩到極點的語氣回應,緊接著馬上看見那人起身往身後的大樓快步走去,人影迅速的移動著松本潤也緊張的爬起身對著背影大喊大喊:「和!你不要走阿!我們、我們一起去吃飯嘛!」話才剛說完前方的人忽然的停下腳步轉過身看向自己,見他停下腳步松本當然是開心的奔跑到男子身邊以為男子要答應自己的邀約,但無奈事與願違。

 

當松本潤奔跑到那人身邊後只聽見嫌惡的口氣:「喂、我說你阿,我肯聽你說話就不錯了還敢要我跟你去吃飯!?如果是熟人就算了但是誰會跟一個不熟的人一起去吃飯?而且還是一個跟蹤狂!」劈哩啪啦的一口氣講完爾後又再度的動起腳進入了大樓裡面,自己到底是造什麼孼?被人從半路跟蹤到住家現在竟然還追到了公司大言不慚的找他去吃飯?

 

「阿……走了…」看著男子的人影走進大樓踏進電梯消失在眼前,實在難過極了。雖然說自己跟蹤他回家的確很不好,但是那也是真的很喜歡才會無意識的作出那種舉動,難道這幾個月對他的慰問與關心他,還是感受不到嗎?

 

舉喪的轉身踏著沉重且緩慢的步伐離開,自己也是好不容易才從朋友那邊打聽到他在這邊上班才追到這裡的,從來不相信自己會一見鍾情,但在那天的半路上看到這個人就不自主的讓雙腳自動的追蹤著他的步伐,讓目光追逐著他的身影,直到他在一間屋子前停下腳步惱怒的轉過頭對自己大吼到:「你到底是誰!幹麻一直跟蹤我?」這一大吼,自己什麼也沒想的就說出:「因為我喜歡你」這句話,說出口後才驚覺自己說著多麼驚人的話語,愣愣的等待回應,不管是怒吼也好沉默也好亦或是拒絕也好,都可以接受的,但是耳邊傳來卻不是他的怒吼、沉默一或是拒絕的聲音取而代之的是大門被大力關上的巨響,巨響震醒了自己無神的跟蹤行為震醒了自己身體頭某處的悸動,看著關上的門扉,突然間箭步的走上前舉起手在旁邊的對講機按鈕上遲疑了一下後還是決定對著他猛按,希望房內的人給點回應,而在不認輸的猛按下終於對講機傳出了聲響:「…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吵?」「我知道…」「那你為什麼還一直按?還有你到底是誰爲什麼要跟蹤我?」面對冷淡的問句思索,為什麼呢?到底爲什麼呢?因為喜歡嗎?是因為喜歡吧?沒錯吧?對、因為喜歡所以才會做出這麼多連自己都難以理解的行為,花了點時間去整理,然後用穩穩的堅定的口氣說到:「因為我喜歡你,因為我想得到你的回應哪怕是簡單的問話也好,只要你回應了我我會很開心。」

 

語畢,另一端是給予沉默,而這沉默讓十分難挨。

 

雖然在剛剛那短暫的思考中判斷出自己是因為喜歡上了這人才會做出這麼多奇怪的舉動,但還是對於這樣子的自己感到些許的害怕,一點都不熟悉這樣的自己也無法置信有這樣的自己存在,從來不認為自己會對著一個在路上擦身而過的人跟蹤甚自告白,跟蹤就算了,告白的對象還不是女性而是一位男性?!但是,縱使錯愕不已內心卻不感到羞恥或後悔,反到有種開心的感覺蔓延…不管了,一定是喜歡上了!如果不是喜歡上把自己打死都不會做出這樣的舉動的。

 

「……」門外那個人是不是有病?二宮在門內看著門外呆站在那邊看似在沉思的人如此的疑惑著。今天在公司被同事陷害跟老闆解釋還理不清越理越亂就夠讓自己惱怒了,好不容易敖到下班回家想說可以去居酒屋好好喝兩杯發洩一下心情,沒想到半路上突然被跟蹤只好放棄去居酒屋故意繞遠路的回家裡,沒想到這人既然跟得上自己的步伐一路跟到家裡還跟他告白?!這樣不是有病不然誰可以告訴他這種行為叫做什麼?「可惡、管他去死,我幹麻要思考不認識的人所做的行為?」思考許久終究耐心到極點的二宮在門內憤憤的說完這句話以後,自顧自的走進房間躺上床,整天的工作心情和工作量讓二宮躺下床就瞬間睡著,閉上雙眼的二宮並沒有意識到剛剛那句話已經透過對講機傳到了門外那人的耳裡。

 

接下來的無數個日子,每天早晨打開門就看見那位自稱松本潤的人滿臉笑容的伸直手臂遞上香噴噴的早餐,當然一開始是不可能接受的,不過在那人半推兼時間來不急的情況下自己也就接受了這份早餐,既然時間來不及買有免費的為何不吃呢?況且…也挺好吃的。吃著早餐,二宮在辦公室裡吞著早餐邊看著成推的文件資料,眼睛是看著資料的但腦袋裡浮現的卻是松本潤的笑容,那笑容應該跟公司裡那位陽光男孩相葉雅紀有得比了。這人…或許可以接受也說不定。

 

NINONINO、喂!」平常敏銳的像什麼動物一樣的二宮既然正在發呆而且還面帶笑的這麼燦爛?「嗯?你叫我?」突然從回憶中清醒的二宮趕緊收回笑容,裝嚴肅的剛剛才想到的人,他也是自己的下屬。雖然有點困惑他到底怎麼進公司的,不過他業務的手段不錯替公司拉到了不少客人。算是公司的重臣…「就是、你不是說今天要跟我一起去拜訪客戶?」默默的開口,「抱歉抱歉,我們現在出發吧」拉起外套二宮側身鑽過相葉與辦公桌的縫細走向大門,而相葉看著二宮的身影總覺得今天的二宮怎麼有點不太對勁?不知道想什麼事情想到笑容滿面還忘記要跟他去拜訪客戶,小腦袋瓜一想,難不成…二宮戀愛了?

 

「啊─好啦!」才發愣了一下,二宮就已經在門口大喊著「笨蛋、快點!客戶不等人的!」奔回自己座位拿起要用的東西通通塞進公事包裡跟著二宮的腳步步出辦公室,相葉雅紀個人覺得,二宮鐵定是戀愛了。畢竟最近二宮身邊的確有頻繁的出現一個人跟在他身邊,而二宮在跟那個人相處看起來也挺像情侶的。

 

阿──、我可沒有跟蹤二宮,這是我碰巧看見的…

 

在此今過數個月,不知從何開始二宮已經開始接受松本的東西。也會像情侶一般理所當然的像松本索取各種禮物、和松本一同出門購物,甚自會讓松本到家裡住個幾天。

 

「和、你這樣算是接受了我的追求了吧?」看著二宮家的書櫃上的書,松本悠哉的這樣說著,「…過來吃你的飯」但只聽見這樣一句有點充滿關切與火藥的話,只好將書輕放進書櫃後,走向餐桌享用二宮煮的午餐,望著眼前耳根子明顯紅透的確故做鎮定的吃著飯的人,松本心理滿是笑意,這人是標準的死鴨子嘴硬。「和、我們等下吃飽去海邊吧!」「我不要」本人我最討厭海了你既然要帶我去海邊,真是不了解我阿,松本潤。「咦,為什麼?走啦!就當做陪我去,嗯?」拉住二宮正在吃飯的手,用最天真無邪兼無辜的表情看著二宮,這招對二宮很有效,只見他嘖了一聲將吃完的餐盤放進水漕很迅速的進房間將居家服換掉換成外出褲的坐回餐桌前說到:「快點,在這麼慢我就不跟你去了」「在給我五分鐘就好」雖然說這種話的二宮到最後還是會跟他去,但還是快點比較好,二宮的個性有時候實在捉摸不定阿──

 

松本迅速的打裡好一切後,就開著車載著二宮出發,海邊離他們家其實不遠而且還蠻近的,現在他們坐在沙灘上看著海浪一波一波的拍打上岸,濺上來的水花沾濕了沙也浸濕了他們的腳,看著蔚藍的海及寬廣的天空,二宮很小聲很小聲的開口:「潤,你還記不記得你纏著我的時候對我說過我們的相遇是在勾勒一段記憶這句話?」小的快要被海浪拍打的聲音蓋過去了,因為靠得很近所以松本清清楚楚聽見了,聽見了這段相處以來算是二宮最坦承的告白,於是:「嗯,當然記得。當初追你追的可苦了呢!大概是我這生追過最辛苦的一次了。」松本潤輕笑的回答二宮的問話,雖然很難追但是絕對不會後悔,因為很愛所以值得的不後悔。

他說的這麼認真松本這傢伙既然如此玩笑,二宮忍不住調侃:「FUFUF…你當初那樣死纏爛打的才是我活到現在看過最不要臉的一次!但是…」

 

いつもみたいに

 

「但是…電話卻響了」松本笑著說著同時也將眼神注視著講話講到一半硬聲聲被電話鈴聲打斷一臉不高興的二宮身上,「我知道,你等我一下」不開心的接起電話起身走遠,用極度不高興的語氣大罵打電話來的人後掛斷轉身走向松本身後,看著那坐著的背影悄悄的蹲下身說出尚未說完的話:「謝謝你願意勾勒這段記憶給我,我很喜歡你勾勒的這段記憶,潤。」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りん 的頭像
りん

素晴らしき世界

り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