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宮 是夢還是現實?

大野智X二宮和也 (對此CP者敏銳堅持者慎入)

 

  二宮轉開門,鞋子連排都沒排的踢離雙腳著急的踏入屋內,屋內屬於他的味道飄散在空氣之中,著急的打開每到門卻在沒有看到他的蹤影下垂下原本帶著期望的肩膀,有些貪婪的張口吸入空氣但並不是因為缺少氧氣只是因為依戀著他的味道想讓這味道永遠留在體內,如此簡單的動機卻已經持續了好些日子。

 

  今天,是第幾天沒有他存在的日子了呢?沒有人在他回來時前來迎接、沒有人再他回來時帶著笑容跟他說「歡迎回來」,好空虛,原本如此溫暖的家,現在、變得好空虛。二宮拖著蹣跚的步伐將外套丟上沙發後一股腦的將自己的重量也交給沙發去支撐。

 

  唉…早知道,就別跟他鬧彆扭了─…

 

  是的,這不是誰離開了亦或是誰死去了,這只是情侶間偶然的吵架罷了,他只是習慣的對他任性了,因為那張圓臉總是會包容自己所以這次也對他無理的任性了,反正總會包容自己所以這次也天真的想著绝對沒關係,但卻沒想到這次他卻生氣了,什麼也沒說的消失在這個家…

 

  「我不在家,請留言」拿起電話播出熟悉的號碼聽著聽過無數次的錄音,心痛了,二宮知道的,大野在搬來與自己同住時有在外面租屋而在與自己同住後那間租屋並沒有退掉,依然的持續著續租合約。曾經問過大野為什麼不退掉?那時的大野只說「或許有一天會用到呢!」所以這是第幾次滿懷希望的播打電話,聽到預錄好的留言然後心碎?他不在這裡也不在租屋也沒有回老家,那他會在哪裡…?埋首於雙肩腦袋不停的思考著,滿滿的困惑旋轉於腦海之中。

 

  到底、智,你在哪裡呢─…?

  趕快回來,我跟你道歉、我跟你保證以後決不在隨便任性,所以快點回來…

 

  沒有你的這個家好暗好冷,一點都……不溫暖。

 

  「…智,在釣魚嗎?還是在某處畫著風景人物呢?」看著無趣的電視手拿著手機對著已留言過無數遍的他的手機,一遍又一遍一天又一天的留著言,這樣能夠讓生氣的他快點回來嗎?回來擁抱自己、回來和自己說話、回來溫暖這個家。嘆口氣二宮撇了眼時間發現距離經紀人來家中載自己的時間差不多要到了,緩慢的站起身轉回房間將要用的東西丟入包包中後再度看相時間悠悠的開口:「應該還可以熱個牛奶吧…」的這樣說著時手機卻響起來,這個鈴聲…好熟悉?二宮愣了幾秒後立刻奔回客廳拿起手機,再看到來電名稱時驚愕的表情全表露在臉上,是他?真的是他?不敢置信,自己日思夜唸的人終於打給自己了,終於回電了。但是,要接嗎?他會不會還在生氣?如果說要搬出這裡該怎麼辦?不過,也許不是自己所想得這樣糟,或許只是要跟他說氣消了過幾日回來,該怎麼辦?要接?還是不要接?二宮猶豫著,鈴聲已來到複歌響出那人高亢的嗓音完美的假音,但卻在二宮終於下定決心要掀開電話蓋時鈴聲愕然停止。直至剛剛還在播放歌曲的手機此刻安靜的像是不曾響過似的。

 

  阿、掛斷了,那就播回去吧?望著手機呆愣了幾秒準備要回播時,下一秒鈴聲再度響起但這次並不是同樣的玲聲,是經紀人已來到家門口催促他快些下樓的來電。無奈的切斷,快速的將跟自己身體無法相比的大包包背置身上,快步的離開家門離開自己所住的樓層來到保母車前打開車門坐入。「二宮君,今天很晚唷」閉上眼睛前經紀人好像這樣說著?管他的,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晚收工沒關係,讓他瞇個十分鐘就好,讓他瞇個十分鐘說不定收工之時他已在回到家中,到時務必要好好的像他道歉阿─…。

 

 

  「和?」屋內一片漆黑,但外頭似乎已經早晨,些許的暖陽射入屋內帶來些許的暖意,只是大野不明白為什麼身旁的二宮兩手緊抓住自己的左手不放,讓想下床準備早餐的他有點困擾。「和?怎麼了?」無奈的看著二宮的睡顏,實在不忍心叫醒他畢竟昨晚他近乎清晨才回到家中,至今才熟睡不到二小時,但…他早上有通告這樣自己會遲到阿──無奈的輕拍二宮緊抓住自己的手試圖叫醒二宮,但回應他的只有來自二宮的夢語:「智…趕快回來…不要離開我」咦?回來?離開?作了自己離開的夢了?大野歪著頭喬上二宮眉毛緊皺的臉龐,這傢伙連作夢也這麼不安?不過,或許自己讓他不安了吧?要不然剛剛的夢語怎會喚出自己的名?笑了笑,大野撫下身對準那微張的嘴輕輕的覆上,溫柔的不帶有任何霸道的吻了好一會,直至身下人臉開始漲紅開始甦醒才離開他的唇辦,一離開就看見二宮瞪大眼睛的看著自己,驚愕的表情加上剛睡醒的迷濛感將清醒時冷靜的模樣完全顛覆,好一會後他們才開始對話。

 

 

  「和……作夢了?」看著二宮還帶點夢境殘餘心悸的臉龐,大野有點疼惜的摸著二宮的髮絲。「嗯…是夢,是壞的夢」低聲的說著,手掌依然緊抓住大野的手腕,這夢過分真實真實到令他信以為真,即便此刻的他從未離開過自己但會不會有那麼一天就要分離?自願亦或是被迫呢?

 

  「和在這時候變得相當笨阿…」「…欸,你損我」大野笑著,二宮心裡的想法完全顯露在臉上了,對於什麼都習慣藏心底的二宮只要遇到關於自己的事二宮就什麼也藏不住了,這或許就是愛情的力量?因為在意著所以無法隱瞞,因為愛著所以害怕會分離。

 

  「和,不用怕。不論是作惡夢的夜晚亦或是遇上悲傷的事的夜晚,你都可以投入我的懷抱唷~我永遠在這邊擁抱著你。」張開雙臂,一點都不嫌肉麻的大野批哩啪拉的說出這串讓人感動又感到肉麻的話語,二宮雖然冷眼撇了一眼對他張開雙臂的大野,但卻還是乖順的投入大野的懷抱,並且小聲的小聲的說著:「這可是你說的,要遵守約定阿──…。」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りん 的頭像
りん

素晴らしき世界

り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