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和 找不到、到不了 - 01

二宮和也主軸 (對此敏銳堅持者勿入,黑暗慎入)

  

 

  舉起手,看著自己手腕上深淺不依的割痕,冷笑。

 

 

  「又被救回來了是嗎?」冷笑的低語著,然後將手如同失去力氣一般的摔落回軟棉的床上,而心底正有一個叫怨的物品正在無止境的擴大。

 

  為什麼?為什麼要一直的讓他再度清醒?為什麼?為什麼都已經把心願表現的如此明白卻不如所願?

 

  到底為什麼,不讓我永遠闔眼?在你們眼中救回我是好事,但在我的眼中救回我是壞事,因為這樣的生活好累,沒有目標漫無目地的在這世界上存活,好累。找不到想要的東西達不到所謂的夢想,好累。像個只會呼吸的人存活在這個世界…真的,好累也好無趣。

 

  「吃點東西吧?」沉穩的嗓音從旁邊想起,睜開眼出現的是出聲人遞上的麵包,但不想吃。因為就是他每次都在要成功時救回自己,讓自己再度清醒於這個世界讓自己無法到該去的地方找到該擁有的夢想。「走開…」舉起左手用力的將眼前的食物打掉,塑膠袋與地板碰撞的聲音為這靜謐的空間給了些聲音,「你…」「我怎樣?」扭過頭惡狠的眼神毫不畏懼的盯著來人瞧,那欲言又止的表情看了就不開心,好像自己做了什麼壞事似的,我只是想去達成所想但你百般干擾,「說清楚,不然請你離開。」

 

  「……你為什麼這麼想死?」盯著手腕上的無數傷痕櫻井有點痛苦,和這人認識也超過十年吧?這十年裡有五年他是不在的,而這五年後的現在究竟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二宮沒有人可以告訴他。他並不是沒有嘗試過詢問,他詢問過相葉、詢問過松本,但是每當他提出問題就總是被帶開話題,所以對於他不在的這五年裡發生了什麼事,目前還是一無所獲。

 

  看著那傷痕在眼裡好刺眼,已經是第幾次看見他自殺了呢?眼框好像有點熱視線好像有點模糊了呢,是哭了吧?多希望這一切不是真的,如果五年前自己沒離開是不是一切都會像當初離開時那樣毫無改變?而不是像現在,什麼,都變了。但想還是歸想,「關你什麼事?」耳邊傳來的冷淡音調提醒自己現實是不會因為你想所以有所變化的,看著盯著自己的櫻井二宮惱怒,這問題是第幾遍聽到了?下一句鐵定是…「不要輕易了結生命阿…跟我一起活下來」櫻井哽咽著握上二宮的手,但卻被閃開看著空蕩蕩的手心再度聽見冷漠的語調:「我記得你五年前離開時沒有這麼囉唆這麼纏人,我跟你說過不要管我你聽不懂人話嗎?」撇頭離開櫻井的視線,只要你不要這麼多管閒事對誰都好不是嗎?背後的櫻井沒有回話,瞬間安靜下來的空間二宮闔上眼,畢竟是醫院相當安靜,隱隱約約的有聽到相葉啞啞的嗓音正由遠至近的靠近房門,應該跟潤一起來了吧?

 

  「潤我跟你說,小和最近都在睡覺,都不出門曬太陽,還有阿…清醒的時候總是在玩遊戲呢是無時無刻的那種唷,對了對了,最近小和喜歡吃便利商店的…」相葉開心的說著二宮最近喜歡什麼作了些什麼玩些什麼,相對於那些踏入醫院探病臉上愁眉苦臉的人們來講,相葉的臉上一點都沒有所謂的哀愁存在,就好像踏入自家廚房般的自然,講著輕鬆的語調踏著輕鬆的步伐往房門走去,而就在打開門的瞬間,聽見了櫻井大聲的咆嘯與質問:「到底為什麼?為什麼只是過了五年你會變成這樣!?從一個對於未來充滿期待變成成天只想離開這個世界的笨蛋?說,你說啊!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會讓你變成這樣?為什麼不說,為什麼除了你之外也沒有任何一個人願意告訴我?」強硬的將二宮的身體面對自己,再對上那張冷漠的臉孔後櫻井終究按奈不住性子的大聲咆嘯、大聲質問,滿腦子的懊悔與憤怒交雜於心中但更甚於這些的是難過,被人蒙在鼓裡什麼也不知道讓他相當難過,看著昔日好友如此巨大的變化難過,難道把事情告訴他很難嗎?他,不奢求全部,只需要一點點、一點點就行了,這樣,真的…很困難嗎?

 

  「小翔……小翔不要這樣,不要這樣逼小和…」櫻井難得的激動與怒吼,讓相葉慌張的奔過去將按在二宮肩上的手移開並將二宮的身體摟入懷中,不意外的懷中的人顫抖著,相葉安撫著二宮小聲的說著「沒事,沒事的…小翔只是著急了點才會…」「怎麼會沒事!他現在這樣算什麼沒事!?我所認識的二宮和也不是這麼消極的人,不是這樣會殘害自己身體的人!你說,你快說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伴隨著激動的話語,櫻井再度伸手想將二宮脫離相葉的懷抱面對自己告訴自己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不要這樣,小翔住手啊!」相葉與櫻井拉扯著,論力氣上還是櫻井佔上風二宮很快的半脫離相葉的懷抱,脫離相葉懷抱的二宮身軀雖然顫抖著但臉上依舊冷漠眼神毫無聚焦,任憑櫻井那帶有過分大的力道的手掐住自己的手臂。

 

  此刻,站在所有人背後的松本看著二宮的表情什麼話也說不出口,要怎麼說出口呢?假裝的用最平淡的語氣對二宮說著「沒事,一切都過去了,一切會過去的」這種膚淺的話他辦不到,櫻井消逝的這五年裡所發生在二宮身上的事情,到底該用怎樣的方式幫助二宮亦或是該用怎樣的口吻告訴櫻井,目前對於答案還是一無所知。

 

  望著現在激動不已的櫻井和無所謂般的二宮以及試圖阻止櫻井行動的相葉和默默站在此地的自己,我們這四個人的認識也已超過五年甚自來到十年,或許到了下輩子這樣的交情還是會交纏在一起吧?如果下輩子還是交纏希望二宮並不會再次受到同樣的痛苦,但現在還是此生而此生的二宮時間上是五年過去了,但內心還是什麼都沒過去也或許永遠都過不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りん 的頭像
りん

素晴らしき世界

り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