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找不到、到不了  - 02

二宮和也主軸 (對此敏銳堅持者勿入,黑暗慎入)

 

  沉默的聽著醫生的訓誡,櫻井對於昨日失控的自己感到懊悔。但是如果不這樣做他認為二宮永遠都不會好轉,只會重複著同樣的行為,回家、自殘、醫院這三個動作永無止境的重複著─…。

 

  在聽完醫生的訓誡櫻井踏著沉重的步伐沉默的打開病房門然後安靜的站在床邊盯著因為鎮靜劑而睡去的二宮,那張臉好哀傷,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不甘心,很不甘心,就算昨日自己大吵大鬧後,還是沒有人願意告訴自己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只用一張和二宮差不多哀傷的臉看著自己什麼也不說。

 

「五年,只是五年為什麼你可以變成這樣…?」望著二宮櫻井默語。

 

  躺在病床上的二宮安靜的睡著,那白皙的臉龐上的眉毛皺著嘴扁著,看似夢境是相當的痛苦,痛苦到連面貌都如此鮮明呈現。

 

 

  幾天後的現在,是艷陽高照的好日子,同時也是二宮出院回家的日子,看著和相葉談天說笑的二宮一點也感受不到前些時日才剛剛自殘過,道別過特地前來幫忙的相葉與松本後,櫻井開著車載著二宮在回家的路上奔馳,偷瞄著坐在副駕上望著窗望的二宮,這是第幾次接他出院了?不過感覺這次好像有些不太一樣?照理說自己對二宮那樣大罵大吼後二宮應該不會與自己說話更不可能讓自己送他回家,但這次二宮卻很大方的像沒事一樣和坐上自己的車和自己說話。

 

  「阿───我家。」眼前的房屋一棟換著一棟,直到自己家出現後二宮用有點懷念的口吻說著話,「是,你家。懷念?」輕笑著如此純粹的反應,俐落的將車停好低頭解開安全帶,才一抬頭就對上二宮的臉容對他說著:「懷念,很懷念。」「是嗎。那、以後別老是自殺就不用離開這裡這麼久了,嗯?」「囉唆。」連這種時候也要勸上幾句,這傢伙真的再過了五年後變得相當的囉唆。

 

  車窗外的陽光透過玻璃照射進車內,陽光讓二宮的臉有些刺眼。但在那張臉龐上有久違的笑容,姑且把那句囉唆當成二宮允諾自己的答話吧。

 

  跟著二宮的腳步踏著輕快的步伐走向久違的「家」,當櫻井解開了鎖手正要轉開門時,聽見後頭傳來說著:「等下…」的聲響後感受到自己被二宮推開,驚愕的站穩後看見二宮已在門內嘴角灣起的對著自己說:「這是我家所以我要在屋內跟你說請進」「哦~那我可以進去了嗎?」看著二宮彎起的嘴角櫻井的心很愉悅,而因為自己說句廢話被二宮白了一眼,此刻,站在自己前面的二宮好像沒什麼改變…如同五年前一樣掛著深不可測的笑容。

 

 

  而在此後的三個月裡二宮罕見的沒有作出任何傷害自己或企圖趕走自己的行為,只會突然關心自己的工作做得怎樣需不需要幫忙之類的貼心尋問,突然的改變讓櫻井有些不太習慣,但相信二宮已經開始想跨越那道自己所不知道的牆了吧?

 

  「可以吃飯了嗎~?」才剛踏進家門就聞道滿屋子的飯菜香,趕緊的將外衣脫下跑到廚房的餐桌前,忍不住的用手捏起炒菜就往嘴裡送,「真好吃阿~」「欸,你這傢伙真不衛生!」二宮毫不客氣的用力的拍掉還想偷拿的手,惡狠狠的瞪著偷菜人:「去洗手洗澡完才可以吃飯!」「還要洗澡,不能先吃飯在洗澡嗎?」肚子都餓扁了哪有什麼力氣洗澡,瞪著眼睛拉著二宮的手試圖有一些轉圜餘地「你……我是唸在你全身都汗會不舒服…算了算了,洗手準備吃飯。」伴隨著話語揮揮手,這傢伙實在是…。

 

 

「明天放假出去走走吧?」櫻井提議到

「……不要,外頭好熱」二宮毫不考慮的否決

「欸…一直呆在家不會很悶嗎?」歪著頭疑惑

「才不會。」二宮對著自己笑著回答,收走自己的碗筷自顧的往廚房移動。

 

  看著背影笑著,這三個月裡二宮一如往常。一如往常的愛鬧彆扭、一如往常的小氣、一如往常的喜歡說反話。

 

 

  就跟五年前的記憶裡一模一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りん 的頭像
りん

素晴らしき世界

り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