りん講講話。

★我是りん也是凜,歡迎到來請多指教。

★文章放置處,有空給點回應是好是壞都沒關係。
★連載文章:相二 喪失→現正停滯狀態,妄請見諒

★【公告】初訪者請記得閱讀「素晴らしき世界 By りんくん」文章

★【預告】下一篇文章 = 未知 (櫻二 光 正篇考慮中)

★經常出沒PluckˋCP‧嵐の粉色領域

★文章上鎖=內含H部分,密碼皆為主CP生日共八碼;需密碼請用各種方法找我(眨眼)

二相 為你而笑

二宮和也X相葉雅紀  (對此CP敏銳堅持者勿入)

 

 

  喜怒哀樂,是人一出生就帶有的情緒,而喜與樂中的笑容是一種很多變的東西。可以笑的真實也可以笑的虛假,就像一張面具偽裝的蓋住了臉下真實的情緒反應,但是,在你面前我的臉沒有面具因為你的笑太過真誠我無法用虛假的笑容去面對你真誠的笑顏以及你真誠的話語。

 

 

  曾經,有人對著我說過我的情緒反應十分虛假,就像在演戲一般虛偽就像機械一般的虛假,在該笑的時候露出笑容在該哭泣感動的時候流出淚水,讓人以為自己也跟他們一樣在相同的情緒裡沉浸,讓自己不會因為沒有相同的情緒而被說冷血亦或是被排擠,但是我從不會惱怒,更加不會破口大罵即便在別人無理的鄙視與欺負當中我也只會一笑置之,因為我知道,只要你有更激烈的情緒反應只會令他們更加歡喜的想更惡劣的欺負你將你的自尊狠狠地踩在腳底下揉捏,所以我絕對也從來不會惱怒,但是為什麼遇見你之後我所認知的我一切都不一樣了呢?

 

  「雅紀…?」一覺醒來睜開眼手往旁一摸卻沒有摸到熟悉的溫度熟悉的身軀,反倒是空蕩蕩的一個空位,沒有殘留的體溫更加沒有身軀的大小,看來人早已在自己熟睡的時候悄悄的清醒下床不知道去幹什麼去了。「……去那兒了?」從床上待了片刻以後下了床走出房間,想說他應該就在屋子裡的某處但是從現在已經走遍整間的情況來看似乎是出門了?不過去哪裡了?怎麼都沒有留下紙條告訴自己去哪裡?怎麼沒有留下紙條告訴自己幾點回來?

 

  空蕩蕩的房間感覺起來好冷,是從什麼時候才開始和這個人熟識的呢?而開始成為戀人又是在哪時候發生的?現在試著回想腦海中好像無法出現一個正確的時間點,只知道這個家從與他同住以後變得擁有更多歡笑聲更多吵雜的聲音,但是也更多了自己從未出現過的怒罵聲還有自己發自內心真誠的笑容。

 

 

  「雅紀」

  「恩?」

  「雅紀」

  「恩──?」

  「雅紀」

  「什麼拉,幹嘛一直叫我名子都不說話?」相葉有點無奈的將影集切成暫停後轉過頭瞪著干擾自己看影集的二宮,只見那人又頓了很久以後才開口:「你記不記得你第一次找我說話的那天?」眼神有點恍惚的二宮說著,「記得,那天的NINO感覺真兇但是笑容真好看」起身走到二宮身邊將二宮拉過來和自己挨肩坐在一起後二宮開口:「是嗎?那天我說了什麼讓你感覺這麼兇狠?」「恩…我不記得了耶,但是一開始跟NINO講話感覺冷冰冰好可怕」望著二宮的頭髮相葉思考了一下子才回答問題,當初的二宮真的讓自己覺得好冷酷,但是在看見那個小小的笑容後那種冷酷感就不知不覺得消失了,再聽見最後他說自己很吵的時候那種難相處的謠言完全從心底消失。

 

  聽著雅紀說完的二宮笑著然後感到自己的臉被強制轉過聽到十分噁心巴拉的話:「NINO、你笑起來真的很美呢。」,二宮臉一紅伸手巴了相葉一頭後害羞兼惱怒的說道:「真噁心…不過,雅紀喜歡我的笑容嗎?」猛力的點頭換來二宮的大笑聲,「是嗎?雅紀這麼喜歡我的笑容吶──雅紀想知道我的笑容為什麼這麼美嗎?」相葉難得聽到二宮說出這麼讓自己雞皮疙瘩掉滿地的問話,雖然覺得等下二宮應該會說出完全吐槽的話,但是還是不自主的點頭表示想知道原因,點頭過後二宮突然挨身湊近自己帶點童顏的臉龐在自己面前放大,嘴唇一開一合的說著:「因為,我的笑容只為你而笑唷,我親愛的雅紀。」

 

  說完話的二宮得意的看著相葉瞬間刷紅的臉蛋,他嚷嚷著「NINO你怎麼突然說這個啦──」的害羞地嚷叫著,站起身順道將依然嚷叫的他拉起,一隻手舉起對著窗外的天空,又再次地說,帶著笑容說,這笑容就像相葉口中所說的真誠也如同誓言一樣真摯的說:「雅紀,我說的是真的。我的笑,只為你而笑。」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りん 的頭像
りん

素晴らしき世界

り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