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二 為你而笑

相葉雅紀X二宮和也 (對此CP敏銳堅持者勿入)

 

 

  妖精,在人類眼中是一個非常幻想的詞彙。但妖精這詞這物在怎樣的美,這世界上有誰,相信過妖精確實存在於這個世上?即使曾經深信不疑但在看到真正的妖精後每個人還不是都嚇得退避三舍?

 

  其實,妖精,說穿了,只不過是妖的一種,說難聽點,就是「妖怪」

  而我,正是這裡頭的其中一員。

 

 

  如果你問我,我是否討厭過自己這特殊的非人類族群,我可以坦白告訴你對於自己是這極其少數族群裡的一份子,我曾經討厭過,但討厭過又能如何?你無法改變生命,所以縱使再怎樣討厭日子還是要過下去,反正,在人類世界上的人不可能永遠都與自己同行,當他們邁入老年之際心臟漸漸開始無力的跳動之時,我的容貌依然與十七八歲一般毫無改變我的心臟也依然非常活耀的跳動,所以,不管是多麼喜歡多麼和得來的人類總是要在中途就開始斷絕聯絡,因為你毫無改變如果持續聯絡下去十之八九的人類都會非常疑惑,如果遇到奇怪的研究家更加不好。

 

  不過,我也不是從一開始就看得如此的開明。

 

  我也曾經為此難過過,但是難過之後又能如何?誰,可以安慰我?沒有人。沒有人可以安慰我那刻正在流淚的心靈,我只能像個失去一切保護孤苦伶仃的小孩躲在黑暗的角落舔著自己的心,讓他不痛,讓淚不流,然後再將堅強裹在其外欺騙自己「我不難過」,爾後,我甚至把除了笑這感覺外的感覺全數拋棄,笑著好像就不會受到任何傷害了,所以我笑著的過著數十年數百年,一直一直一直的笑著。

 

  笑得好累,笑得好虛假,笑得好想一了百了,但是要死,哪有如此簡單,用盡各種方法也死不了,這就是妖精。

 

  通俗點來說大概要說是妖怪吧,哈哈。

 

  當我看透了人間的生老病死,而我自己卻無法擁抱死亡,那種感受你可以了解嗎?

 

  我曾以為我自己對於所謂的安慰已不在奢求,但是,當我再度因為莫須有的罪名而流淌著久違的淚水時,是那個人在陰暗的角落找到了我,而他的一句話讓我瞬間卸除了所有假象,第一次我遇到在聽聞關於我的各種傳聞的人不怕我,在看到我原形的那一剎那只摸摸我的頭對我微笑著,一瞬間,我知道了,這輩子大概無法在他面前瞞住任何情緒了,而這輩子這顆心也無法再給任何人了,因為這個軀殼的所有,不,不對,是包含我的靈魂的所有都只能給這個人了。

 

  他說「小和,我不怕你唷,因為我喜歡你。」

 

  第一次,我聽到有人說愛我。我驚愕的瞪圓雙眼連淚都忘記流的看著他清秀又有點消瘦的臉龐,空白的腦袋在經過一段渾沌時間後問出了關鍵的問句:「即便,我是妖,能存活在這世上幾百年甚至幾千年的妖...你還是,愛我嗎?」我以為我會聽到否定的回答,但是他卻以真摯的擁抱代替了回答,我懂,我懂這擁抱裡所含的意義,於是我開口:「謝謝你願意愛我,我也會愛你,即便你進入無數個輪迴裡我也依然會找到你讓你愛上我,讓我們度過無數段不同的生命。」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りん 的頭像
りん

素晴らしき世界

り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