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潤 幸福很簡單

櫻井翔X松本潤  (對此CP敏銳堅持者勿入,內含為H也請敏感者勿入)

 

  窒息的空氣,起伏的胸膛,開合的嘴,他,在一場久違且激烈的情事後,他只能無力地躺在柔軟的床鋪上調息著。

 

  「對不起…」

  「……」

  「我…我幫你清洗一下再好好休息吧?」

 

  看著仍調息著的松本沒有回覆自己的問話,櫻井突然有點懊悔自己這般不懂克制的勞累松本讓松本此刻如此的疲倦。不過,既然事情都已經做了再多的懊悔都沒有用。櫻井在略為思考後才正打算起身之時,突然一個天旋地轉視線也在這天旋地轉中突然從天花板變成松本那張放大的臉龐,櫻井有點錯愕的對著應該是毫無力氣的松本說到:「呃…怎麼了?不是很累?怎麼還有這樣大的力氣壓我?」「……」松本沒有回答自己有點帶有調侃的問句,而是將自己的頭埋入櫻井帶有些許香味的頸肩裡默默的親吻著「潤?」「翔,我好想你。可是你這次回來馬上又要走了…下次見面又不知道是幾個月後的事了…」櫻井聽著松本有點壓抑的嗓音,伸出手臂攬上松本的背將松本抱緊「潤,對不起…我的工作太忙總是沒時間陪你…」「你也知道自己工作忙沒時間陪我…難道不能把一些工作交給別人負責抽點空陪我嗎?你知不知道這樣我會很擔心你的身體、你知不知道你的黑眼圈每次都比我上一次看到你的時候重很多、你知不知道你越來越瘦了、你知不知道你的皮膚因為熬夜所以變差了、你知不知道……」耳邊傳來一連串的擔心話語,而手臂下擁抱的身軀也有點顫抖著,面對松本一連串的擔心櫻井有點不知所措,他只能縮緊手臂緊緊擁抱自己所帶給戀人的不安與操心,他一直都知道的,一直都知道松本是多麼擔心他的身體,也多麼希望自己可以放下一些工作多多陪伴他有點空虛的心靈,可是,自己就是個工作狂,要自己放下工作真的比較他去克服懼高症還要難,所以他選擇在松本的頸肩也落下無數個吻,讓帶有熱度的吻去填滿自己所不足的地方。

 

  「翔……」

  「恩?」

  「你要答應我…答應我好好照顧自己,不要總是以工作為重偶爾讓自己休息一下。」

  「這可能有點困難,但是我答應你。答應你我會努力做到。」

  「恩,那一定要努力去做。這次去又是幾個月?」

  「大概,三個月吧。對不起,又是這麼久的時間。」

  「沒關係,我習慣了。不過……」

  「不過?」

  松本話題在這裡,將自己脫離櫻井的懷抱裡,然後躺回旁邊的空床抓住櫻井的一隻消瘦手放在自己胸膛前讓他感受正在努力跳動的心前,「不過,你得好好滿足我。我說停,才可以停,沒有說停前你不可以離開這裡。」「你不後悔?我無所謂,只是這樣你會很累的…你醒來我就離開了,沒有人送我離開沒有我在事後照顧你不難過?」「我都當你這麼久的情人了,你以為我還是當年十八歲的小屁孩非得要你照顧不可?」「呵…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我親愛的…松本潤大爺。」「快點,我已經等不及了。」「哼,急躁的小毛頭等下讓你有苦吃。」

 

 

 「翔…好舒服,在快點阿──…」松本拋棄一切的矜持在櫻井一次又一次的衝撞下發出美好的呻吟,彷彿是要印證稍早所說的話一樣,他一次又一次地索取一次又一次的在情事中體驗美好的律動,終於在最後一次的釋放下松本滿足地在櫻井的肩上咬了一口屬於自己的牙印後,閉上沉重的雙眼讓睡意帶領自己到夢中休息,而櫻井則盡責的將松本癱軟無力的身軀清洗乾淨,安置在床鋪上又在松本唇上落下輕輕一吻後才提著行李離開他們的公寓,他們的家。

 

  櫻井很慶幸自己有這樣一個體諒自己是工作狂的戀人,總是在這個家等著他回來,讓他回來時不會是回到一個毫無人氣的家裡,不會回到如同自己在外地工作所暫時住宿的旅館那樣毫無生氣,在他搬進來在自己鼓起勇氣告白的現在,他讓這裡變得光鮮溫暖,而自己長久以來略帶空虛的心也被他的愛滿滿的填滿,滿到就要掉出來了但還是努力地往裏頭塞。

 

  

  「喂……」

  「潤,晚上了。去吃點晚餐再繼續睡吧?」

 

  松本接起電話聽到櫻井聲音後掙扎的爬起,他披著薄衣坐在床邊聽櫻井碎碎念,而自己也隨口吐槽個幾句。「明明我比你還會照顧自己,還需要你打電話來囉嗦嗎?」松本嘴角勾起笑意的回了櫻井這句話,而電話一頭櫻井啞然失笑的回到「對,我親愛的松本潤大少爺,小的只是因為太愛你了所以才會忍不住打這通電話來提醒大少爺該起床做些事情不要一直睡,如果松本潤大少爺不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我可要毀約了。」「欸,櫻井翔你敢毀約你試試看。小心下次回來看不到我。」「小的不敢,請少爺讓我下次還是看到你吧」「哼,算你聰明。我很忙的,要掛電話了,三月後見了,我愛你。」「恩,三個月後見,我也愛你。」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りん 的頭像
りん

素晴らしき世界

り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